返回

官道无疆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官道无疆全文阅读 (第1/3页)
    

没带!,我说:你打个电话给美国驻华大使馆,然后让他们查一下!

他们愣住了,听到这个,几个人脸色都变了下,接着就有人过来,把我的手铐拿了下来.

我说:打吧!我叫AINY.LIU,SKS公司中国区老总!

几个人一听,旁边有个女的,做电脑录入什么的,在网上一查,忙说:是他!,接着那些人,忙走过来,笑着对我说:哎,刘先生,这是个误会,是个误会而已!你怎么不早说啊,刚才有人报警,他们到那,你就应该说的,多有得罪!

我呼了口气说:没事,他们根本没给我机会说!,我低头笑了下说:我也不想把这事闹大,是他先辱骂我的,这个事情,我不会罢手的,你们看着办!

他们听到了这个,有个带头的,愣了下,然后给我点上了根烟说:刘先生,其实---,他隐忍地笑了下说:你以前对李局长不太了解吧?

怎么了?,我一笑说:难道美国的投资商需要了解辱骂自己的人后才能回应吗?

不,不是这个说法!,他吐了口烟说:我跟你讲吧,他可不一般啊,在横江,市长,书记都得看他面子,你信吗?

我听了这个,觉得有玄机,于是说:具体说说!

他们家,他的父亲是老革命,做了很大的官,后来大权旁落,但是朋友什么的,还是很多,他们一家人都在官场,他的官是最小的,他的一个大哥是南江省里的副省长,他的二哥是军队里的高级干部,他只所有做的官小,但是建设这块油水是最大的,整个横江,他吃个遍.

我听了这个,似乎明白他为什么喝过酒后那么狂妄了.不过,我一笑说:对于中国这一套,我不放在眼里,我只想跟你们说,我要追究这事!

那人说:哎,你年纪也不大,中国的很东西,是一个系统,不是一个人说改变就改变的,若真的改变了,整个系统都不能运转了! 我低头笑了下说:恩,好的,跟你说这些也没用! 

 他说:不,是这样的,你只是美国一个大公司的投资商,可是,你毕竟不是美国公民,刘先生,李局长有可能调查过你的底细了,我呢,是谁都得罪不了,还请你不要把我今天说的话说出去!

我点了点头.

我还没被放出来,琳达就知道这事了,她带了我的律师来了,她进来就很大声地说:you,release him!

他们愣了下,接着中国的律师走过来,跟警察说了几句话,那些人又笑着说:我们知道了,是误会,是误会!

我被放了出来,而且得到了很好的道歉,这让我有点不适应,我没有为这个感到自豪,我甚至还为这些行为感到些须的失落.因为我是中国人,不管我最后入了哪国的国籍,那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边走,琳达一边用那种很可怕的美国小泼妇的语调在那里抱怨着,说这些不懂法律的人,我感觉有些滑稽.

而我走出来的时候,想的是那人跟我说的关于李局长的来头.对于这些来头,我不会畏惧,顶多,他可以跟我抗衡罢了.我想了很多假设,最后,我微微一笑.

出来后,外面的天快黑了,是黄昏的时候,在派出所门口,我和琳达以及律师刚想上车,突然一回头就看到了她,她一个人,拎着包,站在派出所门口远一点的路边,她望着我.很可怜,有着很深的内疚与凄苦.

我的手刚打开车门,就愣在那,琳达也望了下,她似乎认识她,说了句:that pretty lady!

我想走过去跟她说我没事了,可是我没有,我呼了口气说:上车吧!,我上了车,琳达开着车慢慢地从她身边开过,我透过玻璃看着她,她站在那,抿着嘴,慢慢地转过恋去,我回过头来,坐在车上,思绪又开始胡乱起来.我想她是最痛苦的,她为我被抓感到内疚,同时也得罪了李局长,以后公司难保了吧.

可是,有些人,我是管不了的,她既然不离开盛世,不离开那个男人,宁愿这样做个傀儡,再爱她的男人也帮不了她.

日期:2008-10-12 21:40:37

53.

这个事情过后,我跟李局长没有正面交锋.对于那个警察同志说的话,我不能证实真假.但是工程的确遇到了问题.他总是会找一些名头,来阻挠我们,工程被迫停了下来.

这件事情传到了彼得的耳朵里,他对事情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是他是保护我的,本来李局长不会罢休,他找了好多关系想办我,是彼得先生动用了他在外交部以及美过驻华使馆的一些关系. 

 最后这事情就僵持了下来.他忍气吞声,我安然无恙.他本以为凭借他的后台,办我一点都不费力气,可是他不知道我们公司的实力,不知道彼得先生的社会关系.

当然工程不能停滞,如果这样,盛世是要赔偿我们违约金的,我们不会担心什么,可盛世就要出问题.盛世出问题,自然就会给那家伙送钱,我想盛世在横江的垮台跟这个必定也有关系.

想到这,我自然想到了她.

她那天见我出来的那一眼,有着太多的东西,她又要承受那巨大的压力了.

彼得先生电话我说这事情不要怕,当然也不要去多问了,一切事情交给盛世公司处理,完不成工程,让他们赔偿,反正我们经济没有损失,这也就是当初我们为什么投资,让当地建筑公司承建的原因.

彼得先生对于这些都是能够想到的,外国人做事总是要比中国人聪明些,可是他不知道我的感情,我真的不想看到她为难. 

 她也没来找我,也许认为这个事情,是我无法帮助的,我不知道那几天发生了什么.但是大概一个星期过后,工程又顺利开工了.这让我一直在怀疑一些事情,我想到了那个老家伙吃饭的时候对她的企图.

那天,我打了电话给她,脑子总是这样胡思乱想,坐在办公室一刻也不得安宁,她接了电话,我问她:你还好吧? 恩,还好,有什么事?,她也许认为是工作上的事,或者她故意说成工作上的事.

他没麻烦你吧?,我问道. 

 不想谈这事,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管我们的工作的事了,我们按时把工程完成就好了!,她十分冷淡地说.

我似乎还明白他这句话深层次的意思,她是怕我出事,让我不要把自己陷进去,也许她比我更懂得里面的猫腻,毕竟我刚从学校出来,只凭一身豪气,很多东西未必懂.

我刚想问她那个敏感的问题,但是我把话收了回来,我感觉那样很畜生,毕竟当时也是我太鲁莽了.

她竟然说了句:你想问什么?

我微微一笑说:没问什么,你好好照顾自己,你们工程的事,我不多问了,你放心好了,安心把工程做完吧,我们会把后续的资金在一期工程完成后打给你们的!

恩,谢谢你!,她说.

我说:你不要跟我客气,好吗?知道了,你管好你自己吧!,她挂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愣在那里,她对我怎么又这样冷漠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我似乎更加确认我的猜测.

索性不去多想,想多了太累.我不能老拿她的私生活来折磨自己,这样实在太累.

如果不是贝贝故意的安排,我想跟她见面,也许还有点难度.

贝贝的确变了,她懂得了宽容,懂得了大方,不过,也许,她已经不喜欢我了,那些都是她年少时的冲动,她很想把我和莉姐撮合在一起,她明知道莉姐有男人,还是想撮合. 

 那天,贝贝打电话给我说:哎,哥,最近这段时间拍戏特忙,明天休息,你有时间吗?

我答应了贝贝,她约我第二天开车跟她去横江水上乐园玩.我想这是个机会,出去放松一下,再说了,见到贝贝那样青春活力,长的漂亮的明星,心情也会好很多.

于是第二天,我早早起来,穿着三万八的西装,戴着20万的名表,然后出门开着宝马去了,有钱了对于我来说唯一的好处是吃,住,行,装,这些都可以弄的十分体面,干净得体.

我按照她说的地点,早上九点,在水上乐园门口见面,我到那后,并没有发现她,于是坐在车里抽烟,打了她的电话,没人接,于是就在那等.

不多会,我的电话响了,贝贝打来电话说:你到了吗? 

 我说到了啊,我转头望去,看到她那辆红色的现代跑车停了下来,我从出里下来,然后刁着烟,慢慢地走过去.

我以为就是贝贝一个人,可没想到,她先走下来的,她一出来,就看到了我,然后皱了下眉头,接着又望了望贝贝,贝贝赶紧笑着说:哎,是小颜哥啊,你不认识了啊?

她似乎有点怪贝贝,我知道,贝贝一定是骗她的,没告诉她把我约来.

她那边打扮的很运动时尚,跟贝贝都穿着白色运动服,头戴着棒球帽,她和贝贝站在一起,是那么的协调,两个人都很美,只是莉姐的美是少妇的,贝贝的美是青春靓丽小女人的.两个人像极了亲姐妹.

她似乎为自己这样的时尚,年轻打扮感觉有点怪怪的,甚至还会有点不好意思吧,胸前的乳房仍旧那么的鼓,搞不懂为什么,我每次看她,老是要盯着她的胸部.

贝贝为了打消尴尬,她忙说:哎,走吧,听说里面满好玩的,横江最好的,上月刚开的! 

 我点了点头,我一直都在看着她,都有点傻了,她很女人地低头,抿了下嘴,然后拉着贝贝的手,两个人真的太过于亲密.

两个女人,我一个男人,这样的搭配比较尴尬,尤其两个都跟我有过性爱的女人.我跟她们着,三个人都是那么的吸引眼球,里面人比较多,有好多人都往我们看来.

我装的很绅士的样子,一手放在西装口袋里,贝贝撇着嘴望着我,开我玩笑说:呵,姐,你看他就会装酷,有钱了,都跟我们不一样了,这身打扮有五十万吧?

我被她说的不好意思,其实这些东西,都是没办法的,到了那个层次,随处都是名牌,你说朋友送,让别人买,公司发,哪一样不带着国际名牌色彩. 

 莉姐不看我,面对着前方,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上似乎也有一点笑,眼睛里有,意思恐怕跟贝贝一样,她也感觉我喜欢摆谱吧.

她的表情让我多少有点开心,原来她不恨我了,我想必也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行为虽然让她害怕,但是她必定也有爱的感动,有男人为她这样子.只是她不能一下子打开这种冷漠,她需要暧昧.

我微微抿嘴一笑说:你这个丫头就会说我,你都大明星了,要注意自己说的话!

呵呵!姐---,贝贝拉着莉姐说:他脸红了!

莉姐微微一笑,没有看我,我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我看到她这样,突然很想抱她,抱住她,把她抱在怀里.我从后面看着她的样子,她那被紧身,休闲,短小的运动裤包住的,圆润的屁股,以及那迷人的腰断,感觉十分的想要.

我跟着她们,一路上,我都在偷偷看着她,看着她,至于贝贝,我竟然没有丝毫的想法,这是不同概念的,不管她多靓丽,但是有爱才会有激动,莉姐给我的感觉是爱笼罩着的性欲.

那天阳光满好,每个人的脸上都亮亮的,呼吸着伴着阳光与绿阴的空气,十分的舒服.尤其还能看到她.我们开始去做游艇,贝贝带领着我们,别看这小丫头小,但是组织能力超强,我和莉姐一切玩法都听她的.我们上了游艇,我坐到了莉姐身边,我离她很近,闻到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她比前几天有活力了,也许她那段时间的压抑被横江的阳光都给驱散了,我喜欢这样的她,而不喜欢工作上的她,我需要具有生活气息的莉姐,而不是穿着西装什么,为了工作忙的焦头烂额的她. 

 游艇开起来后,江上的风吹着,贝贝在那里伸开手臂大声的欢叫,快乐的犹如一个孩子,而她呢,似乎有点害怕,不停地皱眉头,两个手抬在胸口,似乎要抱住胸,我看着她,很想去抱她,可是手在她的后面放了放,还是没敢.

我有着少年时代暗恋一个女孩子的紧张.

当我们在尖叫声中,我把手偷偷地放到了她背后,几乎都没放上去,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她没有任何反映.我咽着唾沫,抿着嘴,心里紧张的厉害,我想很少有人能想到SKS的老总会对一个比自己大好多的女人这样紧张,这样的害羞. 

 最后也没敢真的放上去,我这个没胆量的男人,下了游艇,她们的脸都被吹的老红,贝贝似乎玩上瘾了.

远处有过山车,她竟然拉着莉姐对我说:到那边去玩更刺激的!

我皱了皱眉头,本想不去,我怕这个,可是莉姐都过去了,我怎么能不过去.

我屁颠屁颠,有些开心,跟跟屁虫一样地走在他们后面,还笑着,傻傻的.

贝贝望着我们说:不敢啊,胆子这么小?

莉姐抿了抿嘴,有点小孩子地说:好高哦,好可怕,很早以前玩过一次,那个时候带你的,记得吗?你八岁的时候吧?

贝贝点了点头,然后问我:哎,男人,你别告诉我你害怕,我跟你说,你今天一定要上!

我抿嘴点了点头,然后望了下莉姐,想找她说话,我刚开口说:你---,我想巴结她说话,问她应该不敢玩吧. 

 可她突然没注意,猛地转到一边,然后跟贝贝说:来,姐姐陪你坐!

我皱了下眉头,怕她们不带我,于是跟上去说:我们一起坐吧!

贝贝回头望了我一下,笑了笑,然后说:那过来!

我们三个人一起上去的,莉姐被安排在我们中间,我想这都是贝贝的安排.我玩这个最刺激,这靠的非常的近,而且很惊险,我暗自笑着.

在快开的时候,贝贝这丫头竟然下来了,莉姐被吓的叫了声,你干嘛?

贝贝呵呵地说:啊.我骗你们,我整你们的,好恐怖啊,我不玩!

莉姐皱了皱眉头,有点撒娇被骗的样子,我看了看她,感觉这很好,很开心,她看到了我,猛地把表情收了起来,有点不情愿跟我在一起的味道,哼. 

 她刚想下,可是很快开了起来,果然是这样,尖叫声响起来,十分的恐怖,她被吓坏了,但是我的头贴到了她的脸上,十分的凉爽,心里顿时很舒服,激动的要死,本来很晕的,结果屁事没有了.

我也跟孩子一样地趁人闹,尖叫,下来后,我们突然找不到贝贝了,她不行了,站都站不稳,我慌忙去扶她,她躲了下,她刚想走,差点跌倒了.竟然落到了我的怀里,我心里笑她,她这次没动,被我扶的到旁边坐下,我靠在她身边,那儿没多少人.

她拿着面纸捂着嘴.

我说:你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

她想呕吐,我拍了拍她的后背,趁这个机会手就没拿下来,摸着她.她过了会,慢慢好了,她问了声:那丫头去哪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接,贝贝呵呵地笑着说:哈哈,我先回剧组了,你好好照顾她,不许欺负她知道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挂了电话,我说:她有事回剧组了!

这个坏丫头!,她有点生气地说.

我看了看她,她慢慢地抬头看我,然后望着我,我就那样望着她,她眨了眨眼,然后转过头去说: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她起来后,我跟在她身边走,她还有点晕,跟喝醉酒似的.

到了车边,贝贝的车开走了,她没有往我的车边走,竟然往一辆的士前面走. 

 我忙走到她身边说:你干嘛,我车子在那边!

我打的走!,她说.

我愣了下,看了下她的后背,想了想,然后迅速上去拉住她说:你给我回来!,她被吓坏了,那么多人,她被我拉上了车,一到车上,她就皱着眉头怒视着我.

我滑上窗户玻璃,然后看了看她,没等她反映,死死地把她搂在了里,她被我的突然袭击弄的一点没有防备,两手静止般地抱着我,头在我的怀里,很乖地被我疼爱着,然后我慢慢地去亲吻她,她闭着眼睛,跟我配合着接吻起来. 热情在车里瞬间燃烧.

她很忘情地被我吻着,我去摸她,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她突然喘息着推开我,皱着眉头往外面望去说:有人!,她说的惊恐.

我喘息着,看到外面的确有人,甚至还有在远处往车里望过来.

我坐正,然后发动车子,她整理了下衣服,我开动车子,她突然半靠在我身上,手抱着我的腰.我回头望了她一下,她是那么的可爱,温顺.

我看了看路,然后把车子往郊区的野地里开去,那儿靠在江边,我学生时代去过一次,学校在江边烧烤,有一个地方长着浓密的杂草,而且四周无人.

我非常的的急促,性欲被挑起来后,人会变的慌乱不堪,心里毛糙.车子慢慢地靠近郊区,路上没有一个人,十分钟后,我把车子开到了那,那儿的杂草长的更高了,车子开进去后,几乎被淹没了.

从外面看,只能微微看到车顶.

一停下来,我看了眼她,她抿着嘴看了看四周,然后又看了看我,我望着她,慢慢地,欣喜的,我喘息着,然后慢慢地靠近她,我不那么着急了,我知道可以慢慢的来.我伸手捧住了她的脸.

我伸出舌头,吻了她的嘴,然后说了句:爱不爱我?

这句话有点特别,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可心里突然就想说这个话.

她毫无犹豫地点了点头,说了声:恩!

我看到她这样说,很开心,猛地吻住了她,她被这迅速弄的抱紧了我.

我爱死她了,这个小宝贝,小心肝,她说爱我,我听到她一说出来,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

我们这次很公平地玩着对方,她也张着嘴,手摸着我的脖子,然后来吻我,两个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吻了会,我离开她,我把坐椅放平,她转身趴到我的身上,在我上面吻我,可是感觉姿势不好,车里毕竟是不舒服的,我停了下说:去外面?恩?,她望了望车外.

我点了点头.

外面会被人家看到的?,她皱着眉头说.

没事,听话,乖!,我又亲吻了她一下,我打开车门,她慢慢地下来,我出去后,就抱住了她,她在我的怀里,我们站着,两个人只能露出两个脑袋,我想这样是刺激的,在浓密的草丛里.

我们开始抱着亲吻,彼此抚摸,最后,我把她压到了草地上,她躺在上面,我们也不在乎草地上脏不脏,根本无法考虑.

我的手摸着她的胸,然后慢慢地脱掉她的衣服,裤子被我拖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说:扎人! 

 我看了看,突然想到别的方法,我把她抱了起来,我怀裹着她,然后把她抵到了车前,我从后面抱着她说:扶着!

她点了点头,回头看了我一下,她的屁股对着我,在白天,在旷野中,是那么的性感,我慢慢地把她的裤子脱下,上面没脱,裤子被我脱到了最下面,我看着白皙光滑的屁股,心里舒服的要死,她有点紧张,看到屁股露出来后,她牙齿咬着下嘴唇,四周焦急地望了望,说:不会有人看到吧?

我手摸着她的屁股,然后贴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看到才好,让他们看我怎么干你好不好? 

 坏蛋,你跟谁学的?,她说了这句.

我呵呵一笑说:美国选修的专业!

她啊了声,皱着眉头说:真的?

屁!,我开始脱我的裤子,也退到腿边,我压着她,开始摸她的胸部,把衣服往上拨,两个雪白丰润的奶子露了出来,我从后面把玩着.

她被我摸的好舒服,仰着脸,闭着眼,有一点微笑,享受的微笑.

下面硬的厉害,我没用手去扶,一下下地用那力度去顶她的屁股,不在乎位置对不对,顶到什么地方都是舒服的,这样来回顶了多次后,她下面流出的水似乎主动把我带了进去,而且她的下面也慢慢地张开,变宽松.

这样慢慢地顶,其实也是特别的舒服,她对我说:就这样,慢点,慢慢的!,她很享受这个样子.

我的腿把她的腿分更开点,我们的样子被车窗玻璃反射着,我似乎看到她盯着镜子里的我们看,我一边轻轻地顶动,一边问她:是不是想看到我如何从后面干宝贝的?

才没有!,她害羞了,其实她就是在看镜子里,她如何被我弄的,我喜欢在做爱的时候说话,去刺激她,她也喜欢,我们从不忌讳说一些出格的话.

我呵呵地笑,然后咬着她的脖子说:告诉我,为什么长的如此的美? 

 她很痛苦地皱着眉头说:哦,不,不知道,以后老了,不美了,你,你还喜欢么?

喜欢!,我看着她的样子,无法控制慢的速度,下面越来越热,越来越深,越来越舒服.

我用大力气开始把她的腰往身上抱,她的屁股撞击到我下面的时候,她低着头,头发扎在后面被我抓着,一手抱腰,一手抓着她的头发.

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老公,老公,老公!,她这样叫着,在被我弄的刺激的时候.我纠正地说:不,叫亲老公,亲男人,我是你的亲男人!

恩,是的,亲男人,亲老公,莉莉是你的,是你的女人!

我得到了很大的征服快感,我继续说:你不许接近那个局长!

恩,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她很快地说.

我说:你以后只跟我做,不许跟那老男人做,听到没!

恩,没有跟他,真的,我天天只想着宝贝你,想着你,真的,我要你,要!,她头贴在玻璃上,闭着眼睛,幸福地,痛苦地说着.

你以后要是让他碰一下,我杀了你!,我威逼着她说. 

 恩,恩!,他点着头说:我跟你是最好的,认识你那天起,一直都在想着你,天天想,真的,我爱你,爱你!,她又要哭了,女人被干的到底舒服的哭还是痛苦的哭,你根本不知道,可她三年后在跟我做的时候,爽的时候,喜欢掉眼泪.

不要哭,听到没,我做的不好吗?,我一手去帮她擦眼泪.

不是!,她嘟着嘴说:怕你出事,怕你被别人伤害,怕,怕以后没有你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会的,听我的,有我在,没人敢碰你一下,天塌了,都有我,你离开公司,听到没,我养你,我养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我要你他妈的跟我,知道吗?做我的老婆,我的女人,给我生孩子,我要你用我的精子给我生孩子!

哦,恩,你养我,让我做你的女人,宠我,疼我,爱我,不要变心,不要喜欢别的女人!,她不停地说着,我知道这些话都是鬼话,女人爽的时候什么话都能说.

我看着她被我调教成的样子,我很满足,那天,我弄了很久,都没射,我的手环着她往下摸去,摸到了她的毛,那里湿的一片. 

 我笑了下说:你好淫!

你才淫!,她回了我一句.

我抓了下她的屁股拍了下说:你是骚货!

是你的,是刘颜的,是刘小颜的,一辈子都是你的!

她的每句话都让我兴奋无比.

我轻轻地摸着,又放慢速度,快和慢配合着,她贴在车窗上,并不要废力气,也很习惯这样的姿势,真的好.

我的抚摸让她更加的兴奋,她的手伸到后面去抓我下面,摸着我的根部.她摸的很好,按到了我敏感的地方,有种想射的冲动,但是我很快地拿出来.

她忙抓着我说:老公,不要离开!

我翻过她,让我面对着我说:乖,这样!,她看到我,不敢正面看我,而是两手抱着我的脖子,头趴到我的肩上,我笑了下,然后从正面又弄了进去,她手勾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她的腰,又弄了起来. 

 最后在这样的姿势下我射了,她死死地抱住我,然后看我射的时候,她开始亲我,在我脸上亲了好多下,我皱着眉头,扭捏着样子,她笑了,咬着我的脖子.我呼了口气,我问她:你还好吗?

不跟你说!,她在我的怀里抱着我.我知道她没到高潮,她喜欢在上面摩擦,我知道.

我们离开了彼此,然后整理了下衣服,两个人坐到了车上,我开始抽烟,做过后,抽烟特别享受.饭后一只烟,性后一只烟,同样的爽.

她望着我,又有了大女人的样子微微冷笑了下说:爽了吧?,似乎能看透我所有一样说.

我低头笑了下,然后抬头望着她说:你不生气了吧?

我可没你小孩子脾气,你说你还都是SKS老总,他们怎么那么糊涂蛋!

我笑着,然后吻了她下说:你不也是,过来,让我抱抱!,她趴到了我的怀里,我搂着她说:答应我,离开那公司吧!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她叹息了下说.

慢慢来吧!,我说.

恩!,她喃喃地说:你不会全世界的女人,各国的你都玩过吧? 

 谁说的?,我一笑说.

那天,你在酒桌上说的!,她说.

那你也信啊,谁让你那天去的,我不爽!,我说.

你好可怕,你这样会没命的,知道吗?你知道后来,我多担心你吗?

有哭吗?

恩!,她点了点头.

因为这事原谅我的对吧?,我问她.

是的,这些天,我老想你的,你让我无法不冲动,你的爱让我不能自已,你可以为我这样,我担心你,我知道你真的爱,知道!,她说.

我拍了拍她的背说:乖,我知道,我爱你!,我又说:对了,后来他没为难你们?,我问了这个问题.

是有!,她说.

没有威胁你本身吗?没,真的没!,她摇了摇头.

那怎么摆平的?

他们总不会不爱钱吧!

我笑了笑,似乎可以释怀,我抱住她,接着又开始摸她,她含羞地说:你真坏死了,姐哪受的了你这样!

你就是想要,没满足,还说!,我呵呵地笑,然后躺到了车上,把她抱了上来.她在我的身上得到了高潮,她高潮过后,再次哭了,死死地抱住我. 

 我们就这样抱着,不知过了多久.

我们的关系有融洽了,那次在江边的草丛里搞过后,第二天,她让我跟她一起去孤儿院,我同意了.看着那些孩子,那些可怜的孩子,孤儿院每天的开销,我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卖力了,也更能理解她了.

第二天,莉姐约我跟她一起去孤儿院,我说去接她,她让我们在孤儿院的路口等她,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怕,毕竟她有了家庭.前天晚上,我让琳达给我搞了一后车箱的食品和衣物.

琳达当时问我要这些做什么用,我没跟她说,我怕她要跟我一起去.我感觉我很听莉姐的话,不管我多成熟了,我很怕她,我早早就到那等她.心里竟然很着急,很想她快点来,前天晚上,我跟她分手的时候,我们吻了好久,关系又好了,晚上回酒店,心里美滋滋的,开心的很.

坐在车里,脸上都是红光.

不多会,我听到她按汽车喇叭,然后开到我的前面,我开车跟上了她.

到了孤儿院门口,我们下来,我打开了后车厢.

她的起色很好,见到我嘟了下嘴说:什么东西啊? 

 我说:一些衣服,孩子穿的,号码都不同的,还有食品!

她看到这些,想必认为我是个很有爱心的男人,于是很幸福,很满意,很感动地一笑.

我看她这种表情, 于是更加卖力,被自己喜欢的女人给予表扬的眼神,那是无比幸福的.我当时就是这样的鬼迷心窍.

莉姐在门口打了电话,说:李阿姨,我到了,先别跟孩子们说,让几个师傅下来拿下东西!

说着,莉姐挂了电话,然后看到我大包小包的已经拎的差不多了,皱着眉头笑着说:哎,别把你的高级西服弄坏了,呵!

我感觉她还有开我玩笑的意思,西服是高级,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跟几十块买的没什么区别.不多会,那个李阿姨出来了,她没有多大变化,我还能记起来,后面跟着那个师傅,我忘了叫什么,就莉姐说他们有一腿的,呵.

那个老师傅过来笑了笑,望着我,然后去拎东西.我也笑了笑.

李阿姨似乎不认识我了,她看着我,然后笑着问了下莉姐说:这位是? 

 莉姐拉着李阿姨的手说:你猜,他来过的!

李阿姨皱着眉头,我过去就说:李阿姨好,我以前来过,我叫小颜!

她还是记不起,莉姐说:以前跟我来过的那个大学生啊!

她想起来了,突然上下看了看说:你变样了,变的高大,成了大人了!

莉姐似乎很乐意在别人面前说她这个有出息的小男人,她说:恩,他小子混好了,当初还是我资助他上的大学,这次,他专门来看我的,说要来孤儿院!

李阿姨欣慰地望着我说:恩,还记起你姐姐就好,她挺不容易的,为了你们这些孩子!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她,她淡然一笑,转过头去.

我们进了孤儿院.

进去后,因为星期天,又加上早晨,很多孩子没起来,有些大一点的孩子起来了,在里面读书,他们见到莉姐都说:姚阿姨好! 

 她听了很开心,然后问他们学习情况,她每个人的名字都能记住,说着,很多孩子都过来了,围住她,每一个都对她很亲,她摸着那些小丫头的脑袋,然后说着关心他们的话.

有些活泼的男孩子说:姚阿姨,我考了双百!

姚莉莉特开心,呵,她说:恩,好的,好的,有奖励!

我看着特别的欣慰,特别的温馨,她在这些孩子面前充满了母性,俨然如他们所有孩子的妈妈,我很想到这个女人,我爱的宝贝,昨天跟我在草地里那样的狂乱. 

 可是,这就是真实的,人其实都是真实的,她不特别,跟每个善良,体贴,有爱心,美丽的女人一样.

李阿姨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望着她和那些孩子,李阿姨对我说:小颜,你看你姐姐她人多好啊,为了这些孩子可是操透了心,吃饭啊,穿衣,上学啊,平时开销啊,有上幼稚园的,有小学的,还有高中的,哪一样不要花钱,她这几年生意做的不好,可是苦了她了,我们是想出力也出不上,没钱什么事都办不成,苦了这丫头了---

我听了这些话,心里很难过,我抿嘴点了点头.问了句:政府不给钱吗?这么多孩子,靠她一个人怎么能行!

李阿姨叹了口气说:这当初就是一个名号,领导和投资商一起本来就是弄个政绩什么的,没想到真办,后来莉莉就把这事上心了,做大了,这都二三十年了,领导换了那么多,就没几个给过什么钱的!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她,她转过头来,望着我们,理了下额前耷拉下来的一小撮头发,很女人味地说了声:阿姨说什么呢?

李阿姨笑了笑,说:你这孩子,我能说什么,想给你这个弟弟介绍媳妇呢,可不知他成家了没!

她这句是玩笑,没想到莉莉说:好啊,给他介绍吧,他现在可厉害了,一跨国公司的总裁,厉害的很!

我望着她,想揍她.

我笑了笑,李阿姨说人家才不让我介绍呢. 

 我们继续往屋里走,进了屋,我把东西放在了地上,然后我们坐下来聊天.

坐下后,李阿姨给我倒水,我忙客气地起来去自己来,我感觉李阿姨犹如长辈,虽然莉姐是孤儿,感觉这里是她娘家,我要表现的好一点.

李阿姨看着我说:你这孩子还真懂事,如你这样的也少了,我们培养了多少孩子出去啊,有的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当初莉莉对他们都都多好啊!

莉姐皱了下眉头说:阿姨,不要说了,我很开心的!

李阿姨看了看我,突然打开了抽屉,接着又合上,她一笑.

莉莉似乎明白什么,于是说:阿姨,没事的,小颜不是外人,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李阿姨笑了下说:恩,也没多大事,我接到了一封信,关于你的,好像有眉目了! 

 莉姐点了下头,然后严肃地抿了下嘴说:给我看看吧!

李阿姨把信拿给了她,她接过来,我坐在她旁边,我为了礼貌,往别处望去.

她看完后,我转过头来,她冷冷一笑说:当初怎么没想到,现在想到了啊!,说着,她把信胡乱收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然后又笑了下说:阿姨,不要回信了,就说这里没有这个人!

李阿姨皱了下眉头,但是不能说什么.

莉姐马上把不开心的事打发走,然后对我说:哎,大老板,怎么不说话?

哦!,我忙说:这里满好的,满温馨的,我想让我们公司来出一份力,跟你一起照顾这里吧!

她听了,知道这是意料之中,我会说的话,她没表态,而是说:没事,我们公司照顾的来呢,你啊,暂时先打好基础吧,刚出来,很多东西都要把根基打好!

我笑了笑.

接着,李阿姨拿出了一个表格,然后戴上老花镜说:今天送进来两个,一个车站发现的,一个在医院门口发现的,都刚出生,有一个兔唇!

莉姐走过去,和阿姨一起看,然后说:父母留名字了吗?

都有,都有!,李阿姨摘下眼镜说:你看这些父母,不想要孩子,你说你又留下姓什么的,这算什么,自己的骨肉,自己的血脉,说扔就扔了!

她是说给我听的,她们在这里肯定上见怪不怪了,我不知道说什么,点了点头.

李阿姨又拿出了一张东西说:这是账目!

莉姐随便看了下说:阿姨,不能节省,孩子的奶怎么少了,还有,上学的孩子零花钱也少了,最近学校旁边卖东西都涨价了,衣服可以穿的不好点,可吃的什么的,不能节省,钱,我明天就会打过来---

她说完后看了看阿姨,阿姨一笑说:你啊你,有多少钱够往这里填的哦!,说着就摸了摸莉姐的头.

莉姐调皮地笑了下.

接着,我们去看了孩子的宿舍,以及食堂什么的,各项卫生设施都还很好.

阿姨和我们要去医院,看几个住院的孩子,那是她资助的白血病患者.在车上,我见到莉姐好像在跟李阿姨开玩笑,然后笑着小声问她什么,李阿姨有点害羞,两个人都在笑,我知道莉姐她说什么,她真够可爱的.

到了医院,我们看到那些孩子,莉姐哭了,她一点也不害怕传染啊,什么的,过去就抱着那些孩子,然后亲吻着,一边说话,一边擦眼泪,真的,掉了好多眼泪,然后要他们坚强,什么的,那些孩子都好乖,有个很小的男孩子见到她就叫她:妈妈,妈妈!

莉姐都疼的要命,我看着心里也酸酸的.

她给那些孩子剪指甲,削水果,梳头发,每一样都那么的细心.她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我其实说实话,我不大相信这世界有那样无私的人的,什么都为了别人,一直做公益事业,不为别的,是她让我感到她好伟大,她是一个值得我去爱的女人,想到着,我每刻都想把她抱在怀里.

我也理解她为什么不离开盛世,苦苦忍受着屈辱,忍受着被我的折磨,如以前那样,还要继续了.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美女恶动态图gif动态图片内涵)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