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弃妇有喜之金牌农家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弃妇有喜之金牌农家媳 (第1/3页)
    

无数次,我从梦里惊醒,醒了之后就再也不敢合上眼睛,生怕会再次跌落到那个梦中去。然而醒着,心灵依旧无法平静,思绪硬生生地把我拉回到比梦境更可怕的记忆里。

时光回溯到年前,那时我才岁,上小学一年级,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爱唱、爱跳、爱玩。同村的张哥和我是本家,他很会弹琴,虽然比我大十几岁,却像个孩子王一样,经常和村里我们这些七八岁的小孩子混在一起。

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夕阳还在努力挥洒着它最后一缕光辉。和往常一样,放学回到家写完作业后,我跟几个同龄的孩子在村子里跑着玩。跑到张哥家门口时,他突然叫住了我,让我跟他进屋,当时也没说干什么。因为是邻居,又是亲戚,我根本没往坏处想,没有丝毫戒心与防备地就跟着他进去了。

进屋后张哥跟我东拉西扯地说了些啥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后来他突然一下子抱住了我,然后就疯狂地吻我。他的样子吓到了我,我很害怕,就哭着问他:“哥,你要干什么?”可能是我的叫声惊醒了他,他放开了我,跟我说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那时我还小,什么都不懂,以为哥哥抱妹妹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事后我也听话地什么也没跟家人说。

我的无知与软弱让张哥觉得有机可乘。时隔个月后的一个晚上,他又一次找借口把我叫进了他家。这一次他强暴了我。那时的我还是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只觉得下体火辣辣痛。出于恐惧,我依旧不敢告诉家人,只是越来越害怕张哥。这之后只要身边没有旁人,他就抱我亲我,而我则尽量躲着他。

后来张哥结婚了,我以为噩梦般的日子到头了,可谁知他结婚后没过多久就又想对我施暴。那次他趁着家中没人,又把我死拉硬拽地拖进了他家。当时我对他要做的事依旧毫无意识,只是对上次的疼痛记忆犹新,于是我没有再给他机会,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后,迅速跑出了他家。

再后来张哥和他的新婚妻子在市里找到了工作,安了家,很少回来,我也就再没见过他,可是他对我幼小心灵所造成的伤害却至今未愈。

最终放弃报复

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知识的增加,我渐渐明白了张哥对我所作所为的性质,也就是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开始,向来活泼开朗的我变了,我不再和邻居打招呼,不再和老师、同学交流,我怕和外人接触多了,别人会知道那个恶魔对我所做的一切,我怕别人鄙视我、嘲笑我。

后来我就离开老家,来到郑州。我以为离开那个让自己受到伤害的地方,自己就能渐渐忘了伤痛,可是没有,我依旧每天都会做噩梦,醒来时就抱着被子哭。我恨张哥,恨他对我做出那样的伤害。我常常问自己,他那样做,有没有一丝良心不安?答案是否定的。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电影《男欢女爱》)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