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如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烈火如歌 (第1/3页)
    

[人物均化名]唐嘉,女,岁

暗恋计算机老师

岁那年,父母离婚。刚知道这个消息,我突然想起了孙晓,承受痛苦的那一刻,我希望他能够陪在我身边。

孙晓是学校计算机老师,大学刚毕业,算起来也就大我们、岁。他格外吸引我的,是他浑厚磁性的声音,低低沉沉,很好听。

从迷恋他的声音开始,渐渐地,我迷上他所有的一切,我甚至还偷偷录下他的课堂讲解,回家一个人静静地欣赏。

计算机课,更成为我喜欢的课程。我很快成为他的得意门生,还代表学校参加各类比赛。

因为比赛,有一段时间,放学后他常单独给大家开小灶。而这近距离接触,成为我一天中最期待也是最快乐的时光。竞赛组中,只有我一个女生,时间晚了,他还会送我回家。那一刻,我真恨学校离家距离太近,真希望我们能一直肩并肩走到天亮。

有他在,我不会想父母的争吵和冷战。内心之温馨感,是我一直以来所渴望,却从家庭得不到的东西。高考,我所有的志愿,都填上计算机系。我对自己说,拉近和他之间的距离,要跟他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我带着一本杂志,回母校去找了孙晓。

这是本学生中很流行的文学刊物,上面登有深深的文章。深深是我的闺中密友,文章内容是关于我的暗恋故事。

我很想知道,孙晓看过这文章之后,有何反应。

孙的反映,不光是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漠然。我不甘心,却又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之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络。隔上一段日子,我会去学校,名义上看看老师们,实际是去看他。或者借口请教计算机问题,打电话找他,他一句放学后我在办公室等你,让我多少有点期待。

他也会请我吃饭,可惜每次都有他人在场。要么是我的同学,要么是他的朋友。

我们从不谈论感情的话题,也从不问彼此是否有了男朋友女朋友,感情是我们之间的禁区。他刻意保持着跟我之间的距离,那距离不大,在我却是无法逾越的沟壑。

 甜蜜爱情强索取

一次,我遭遇学校出名的好色教授。虽然百般避让还是没躲过他的动手动脚,谁让他掌握着我课业生杀大权,只能忍耐着。一出色狼办公室,就拨了孙晓的手机,所有的委屈汇聚成眼泪和呜咽。

电话那头的他,不知发生啥大事,问清我的位置,火速赶了过来。陪着我,听我哭,听我骂,任由我伤心欲绝,他只是轻拍我的肩,像我的兄长。

我希望他能像影视剧里的男主人公那样,拥我入怀。可他没有。除了安静地陪着我,他没有给我丝毫的幻想空间。

很晚,他送我回学校。分手时,我问:“能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他面无表情:“别胡思乱想,早点睡觉,一切都会过去的。”

进入大三,妈妈就忙着为我安排相亲。这个不能挽救自己婚姻的母亲,一心想着缔造女儿的终身幸福。她将所有对幸福的幻想,寄托在我身上。

经妈妈严格把关,相亲对象,无一例外都属优秀男士。问题是,我的心全让另一个男人占领了。

每次相亲经历都向孙晓汇报,并有意将所有人与他作比较:“他的眼睛没你的好看;要是他的声音能像你就好了;同样是你这件Tommy衬衣,你看,你穿着多帅气?穿在他身上,跟旧货摊淘来似的。”我的话,他照单全收,而我却一无所获。

一气之下,我答应了师兄亮的表白。接受他的惟一理由,是他的声音,和孙晓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和亮在一起后,我没再联系过孙,希望借此忘记他。

毕业前,亮提出一起出国读书。

出国一直是我的梦想,但是,当这条康庄大道展现在我面前,却犹豫了。

还不死心,又回到母校。

他没有丝毫挽留之意。“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我喜欢你?也从来没有喜欢过我?”我不甘心。

他的回答,让我惊喜又失望:“我配不上你。有你喜欢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以一种强势的态度,硬闯进他的生活。虽然我知道,这不是正确的方式,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

我去学校等他下班,去他的小窝帮他整理房间,为他洗衣做饭,甚至晚上赖在他的房间不肯回宿舍。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做一切情侣可以做的事情。

短暂快乐的一段时光,成了我日后常常翻看的美好记忆。

纠缠恋人诓骗夫

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闻讯找来的母亲,哭着央求他离开。

“只要你说一声不走,我就留下。”站在母亲和孙晓的中间,我态度坚决。

他只是一个劲地连连说着对不起。

我恨他的怯懦。一直以来,他只是在默认我对他的好。

毕业后,我和亮一起出了国。

单调艰苦的留学生活,倒是让我和亮的关系日益亲密。

亮戴上硕士帽那天,我们结婚。亮准备博士答辩时,宝宝出生。

宝宝一断奶,我带上他回国。一来把宝宝托给公婆领养,二来探探路,看看国内有没有合适的发展机会。

当飞机划过上海城市上空缓缓降落,我突然发现,自己最想见的,是孙晓。

在亲友的簇拥下回到家,众人将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我找了个借口,悄悄溜出了门。

孙晓的家,现在已是一片全新住宅小区。折身回到母校,怕遇到熟悉的老师,在校门口悄悄地等,好久,终于见他出来。

他没有变,几乎还是和以前一样。而我,却已经是个孩子的妈妈。

他那惊讶转成惊喜的表情,顷刻间融化了我这些年来冻结在内心的情感。我依旧爱着他。

那天晚上,我硬是留在孙晓的家。接到老公的越洋电话,我扯了结婚后的第一次谎——和老同学在一起聚会。

好朋友警告我,就算有再好的机会,也绝对不能留在国内。

天天和孙混在一起,公婆还当是我忙着找工作。亮每天一个越洋电话,嘱咐我在国内别太辛苦,好好调养一下身体。

留学生的日子很辛苦,亮上学打工,月子里带孩子烧饭都得我自己来,他总担心我落下毛病。亮的体贴让我有过一丝愧疚。

察觉真相的妈妈,哭着问我为啥自毁幸福,就是忘不掉这个中学教师。

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他。

爱情霸王条款

天,怎么就觉着,女主人公“勇”字当头,跟那扑火的飞蛾似的,勇莽得可以。

爱一个人,是你的权利。爱了,就一定要得到,对方不肯给,也非要不可。不择手段,强取豪夺,貌似“爱情霸王条款”。

平日里的“霸王条款”,受害方,往往是消费者,不是商家。“爱情霸王条款”却相反,最终受伤的,是那霸王。因为,爱情不是商品。

对自己送上门来的猎物,要是觉得还对胃口,除了愉悦地享受,剩下的,估计也只有在填饱肚皮后大唱赞美诗。

柳下惠之境界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具备的,何况女主人那位高中教师不过一凡夫俗子,跟他谈道德论修养,未免深奥了点。

作为男人,作为丈夫,自问对得起老婆对得起孩子对得起家庭,某日发现老婆居然悄悄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正常情况下,离婚算是客气的。

换个心硬点的男人,留下孩子、房子、票子,让老婆净身出户,旁人也觉得可以理解,好像连法律都站在无过错方一边。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个亮,总有知情那天。除非女主人公从此觉醒,就此刹车,不让事态再继续扩展下去。

否则,上海闲话叫:侬苦头有得吃了。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世界第一初恋ova)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