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无奈的丈夫紫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小说无奈的丈夫紫嫣 (第1/3页)
    

我看完了老婆性出轨的全过程 周末,我还在广州出差,原计划下午的飞机回北京。到了机场被通知航班延误,NND又延误!在人群与航空公司的混战中,我溜了出来,前往机场宾馆去领取安慰:免费住宿一晚。类似的情况我经历的多了,摆事实、讲道理、骂娘、打架都是没用的,该认栽认栽。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报告今天又夜不归宿了,两口子在电话里痛骂了一顿XX航空公司后,相约明天见。

到了网吧,一看机器上还真有星际争霸,好!上线开练。很不幸连续遇到个高手,个小时连输场。不爽,不玩了回去睡觉,明天赶飞机呢。当时快点了,路过候机厅的时候里面还灯火辉煌,我突然想:末班飞机会不会有候补票呢?(候补票就是本来全满座的,但有人没来,你就可以买票走了)去看看,最后一班去北京的飞机正在办登机手续,我先去柜台领了张候补的单子,等会吧。一会儿,有人叫我,真的有张候补票!赶紧,领登机牌过安检上飞机去喽,幸好我这回出差没代行李,就一个挎包,不用去宾馆取东西,就是没退房,不管了,反正免费的,没交押金,上飞机前给宾馆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我走了,没带走一条浴巾。给老婆打电话,是另外一个女的接的,我以为打错了,但还是习惯性的问了一句:“X(老婆的名字)在吗?”“不在,下班了。”怎么打到她办公室去了,我没拨错啊!后来一想,肯定是老婆大人把手机呼叫转移到办公室电话,下班了忘记取消了。那时候接手机是要收钱的,老婆很节省,及时是公司的钱。你还别说,这年头真有敬业的,都这么晚了还有人加班,我老婆她们公司有前途!给家里打电话,没人接,估计老婆出去玩了,刚才听她说来了同学。

点半到了首都机场,打车回家,到家已经点半了,老婆不在家。还真能玩,我不在家就深更半夜不回家。本来想睡了,可洗了个澡又不太困了(飞机上睡了一会儿),再玩一会儿星际吧,我就不信遇不到个比我菜的。平时老婆不让熬夜打游戏,这回没人管,好!

打了一场大仗,终于赢了一场,爽!一看时间统计:好家伙!小时零分钟,摘下耳机,出去上厕所发现卧室的灯开着,老婆回来了。哈哈,她没发现我已经回来了,是不是去吓她一下?算了,深更半夜的,人吓人吓死人。我先去敲敲防盗门,让她有点准备。我走到客厅的门口突然发现门口放着一个大旅行箱,还好、还好,没有吓唬她,原来带同学回来住了。忽然我看到鞋架上摆着一双陌生的男式皮鞋,怪怪,还是男同学!我立刻警惕起来,难道?我脱了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卧的门口,往里探头探脑,真黑,看不清,我掏出手机照了照,没人!!!真的在我们的卧室里!我突然感觉脑袋发晕,手指发麻,待在原地我大概分钟动也没动,脑子一片空白。我慢慢回过神来,竖起耳朵听,主卧室里没有一点动静,我悄悄的走到门口,从门缝里往里看,通过对着门的一排衣柜的镜子门我清楚地看见:老婆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靠在床头上挨着我老婆坐着,一只手放在她脸上正静静的凝视着她。而且,他们俩个是全裸的!地上扔着乱七八糟的衣服!亲眼看到了我刚才猜测的画面,还是让我再次发晕。我脑子一片空白的回到客厅,坐在黑暗中的沙发上,一个强烈的念头跳入我的脑海,我想……抽支烟。

偷偷回到书房拿了一包烟,去厨房的阳台抽,老婆不让在家抽烟的。我点着烟,突然一想,NND,都把野男人带家里来了,我还在这守你的规矩!不过,我还是继续在阳台抽烟,一边抽一边想:怎么办?列宁说:怎么办?

我的愤怒和惊愕慢慢的随着烟雾消退了,我开始思考解决的办法:

我是不是要离婚?这确实是我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我从头就没有想冲进去大打一顿。我们俩口子结婚年了,正准备要个小孩。高中是同学,上大学不在一个城市,后来她又读研究生,我们靠写信谈了年的恋爱。从来就没吵过嘴,顶多生气了,不说话几个小时。感情相当的好,就因为她和别人睡个觉就离了,太不值得了,再说了我不也在婚后和别人睡过吗?虽然是付费的那种,而且也是招待客户。不过睡了就是睡了,按原则是我范“错误”在先。

我不想离婚了,这个就这么定了。那她要是想跟我离婚怎么办?

我开始恐惧了。

对了,我得先知道这哥们是哪的,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他不是在北京,是来出差的,这样看来不是那种经常来往的,我有点放心了。我又偷偷回到客厅,用手机照了照他的旅行箱,看看托运条上写的是哪来的。先看到的是名字:MR.AAA,靠,原来是这小子,听老婆说过,研究生时候念英语夜校时认识的,那时候我们刚结婚,AAA追求过她。再仔细看地址:VANCOUVER,当时是个缩写,怎么缩的不记得了,这个好像是加拿大的一个城市吧。国外的!看来不常来,有点放心了。

我蹲在行李箱前想:我真TM是个计算机脑袋,碰到这种事,还能一条一条的分析,我对自己的佩服真是滔滔江水啊!那就继续分析吧,看能分析出了什么结论来,我回到厨房继续抽烟分析。

、此人是老婆故交。

、此人来自加拿大。

、此人追求过我老婆,据说曾经怂恿过我老婆和我离婚再嫁个他。

、当年此人还是单身。

已知以上点,结论呢?

结论是:如果老婆不想离婚我要老婆不再和此人来往了。如果老婆想离婚我就再把老婆追回来,我就不信我一个原装的磕不过一个半路出家的。

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不过今天晚上怎么办?

我订下大方针以后,开始考虑今天晚上怎么办。

第一计划:溜走,明天按原计划回家。其实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我又不想走,还想震慑震慑这位老兄,NND睡了我老婆,还得我躲着。

第二计划:过去,敲门,说:“喂!我回来,请你到客卧去睡。”这个相当酷,不过老婆也相当没面子。算了。

第三计划:我继续打游戏,直到困了,去客卧睡,我打呼噜,他们一定能听到,等明天这哥们走了,再找老婆聊。

好,按第三计划办。

我溜回书房,继续打游戏,由于老想着隔壁的事,分心狠严重,打一场输一场,想睡觉又不困。这时候估计、点了,我肚子饿了,站起来去厨房找吃的,我一出书房,就听见主卧里的声音了,我的吗呀,还能梅开二度?!据说这哥们比我大岁,体力还这么好,我是自愧不如啊!我本想赶紧去吃点东西,再戴上耳机继续打游戏不受这个刺激,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溜过去看看,通过镜子的反射,只能看到侧面,是个男下女上式,而且俩人都是脸朝上躺着的。NND的,这动作有点难度,我原来可没试过。(后来试了,不够长,自卑中。)我本应该非常愤怒,但我一点也没有,大概是刚才都分析透了,我开始非常兴奋了,P的念头在脑海里升起。去、去、去,这个可不行,要是P了以后我家就是淫窝了,我还想过正常的生活呢!赶紧躲开,眼不见心不烦,戴上耳机打游戏!

说是打游戏,根本就没去新建游戏。戴着耳机听着主卧室的声音(电脑没播放任何音频,距离有点远我不知道是听到了还是脑子里的声音),我流失的愤怒又开始升腾,我一点也不憎恨我老婆,但非常憎恨AAA,我开始幻想当年他如何恶劣的勾引我老婆(我当时已经认定原来他们就发生了关系),又幻想如何报复他,比如勾引他老婆,让他白给我养个儿子什么的。

想着想着我开始SY了,想象着如何干他老婆,很快我就射了,困意马上袭来,我清理完自己,溜回客卧上床睡觉去了,这时候他们好像也结束了或者中场休息,正在小声地说话,我还听到一声轻笑。上了床我很快就睡着,但很早就醒了,我躺在床上想:我昨天做梦了吧?但我自己知道那不是梦。门关着,听不到外面有人活动的声音,我起床出去一眼就看到客厅里的行李箱不见了,NND溜了。推开主卧的门,没有人,床已经整理好了。天啊,私奔!我不由的一惊。我赶紧察看了厨房,没有,我又去了书房,一推门看到老婆正在敲键盘,地上扔了一地的纸巾。听到声音,她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哭得象桃子一样,我们就这样愣愣的对视着,大概有秒钟。我突然大声地对她说:“你昨天戴套了吗?”她愣了一下,低声地说戴了,然后我看到两串泪水从她眼角了流出,我过去把她的头抱在怀里,任她的泪水在我肚子上滑落。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电影《荷花三娘子》)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