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风流村长杨光小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风流村长杨光小说 (第1/3页)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2013年7月中旬,棋圣聂卫平被查出患有直肠癌。人生劫难时,聂卫平没有被病魔吓倒,因为,在他身后,温柔贤惠的妻子在陪他与死神作战!2013年11月5日,聂卫平在北京肿瘤医院进行了手术治疗。术后一直采取化疗治疗。“我的癌细胞现在是零。能挺过7次化疗,这都是老婆的功劳啊。”聂卫平对前来探望他的老友兼本刊特约记者万伯翱说——

遭遇癌魔,贤妻与他一起面对劫难

“小兰,不好了,你快回来吧,聂老得了直肠癌……”2013年7月14日,正在贵阳父母家的兰莉娅接到电话当即怔住了。给她打电话的是聂卫平的司机闻师傅。她把孩子托付给父母,急匆匆地往北京返。“聂老,你的直肠部位有病变,我们怀疑可能不是结肠炎,问题有点严重……”就在前一天,北京阜成门空军总医院普外科,聂卫平在做完胃镜和直肠镜检查后,医生这样说。医生欲言就止,又问陪同聂卫平前来看病的司机:“聂老的亲属来了没?”闻师傅叫闻迎春,他从医生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惊问:“医生,聂老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医生说:“我们从肠镜里看到聂老的直肠部位有菜花状的病变,恶性肿瘤都是菜花状的,不用再做其他检查了……”

把心神不定的聂卫平送回家休息后,闻师傅马上打电话给聂卫平的夫人兰莉娅。这次,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放暑假,兰莉娅带着女儿回贵阳探亲。没想到,才刚到父母家住了两天,就听到了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回到家,看到聂卫平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脸色发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小兰暗自责怪自己没有早点逼着老公去医院检查。其实,早在半年前,她就觉得丈夫的身体有点不对劲。在接受本文作者采访时,她介绍情况说:“他这个人在生活上大大咧咧,从来不注意。我前段时间陪着他去了一趟台湾,有一次他忘了冲厕所,我看到了便池里面有血,就让他赶快去检查,他说是痔疮,他天天老是坐着下棋,我还以为他真的得了痔疮。”“在台湾,有一次他在宾馆的阳台上打盹,我忽然发现他脸色发黑。我让他赶快回北京到医院检查。但他还是没当回事,说他身体没事。醒来后,他又说要到什么地方和人家下棋,让我简直无语。”“回北京后,我督促他去医院检查,他还说什么他这辈子有个三不主义,‘不得病、不去医院、不见医生。’我还以为他真没事,就带女儿回贵阳和父母团聚。我刚走了一天,他就肚子痛得受不了,没办法才叫上闻师傅去检查。没想到,一去医院就被检查出是直肠癌!”

回家第二天,兰莉娅就叫上闻师傅,陪着丈夫到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肿瘤科做检查。他们找到肿瘤医院的周志祥医生为聂卫平看病。周医生很快得出结论:直肠癌晚期,而且肠部肿瘤体积比较大,位置距肛门比较近。万幸的是,肿瘤还没有扩散,只局限在直肠部位,如果再晚发现一两个月,恐怕就麻烦了。

在肿瘤医院18层楼的VIP病房,当周志祥医生把确诊结果告诉他时,聂卫平并没有谈癌变色,怕妻子担忧,他还开玩笑地对医生和妻子说,“没啥了不得的,咱就当得个感冒治吧。”周医生告诉小兰,本来,像聂卫平这样的患者,应该立即手术治疗,但因考虑到老聂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肿瘤位置偏低,有可能要连肛门一起切除,手术难度大,所以他们几个医生在会诊后,给老聂做出了先回家休养,定期到医院做放疗,看看效果,再择机手术的方案。

虽说表现还算镇定,但聂卫平还是觉得有些后怕,“要早去医院检查就好了,可能就是做个直肠息肉小手术,还不会癌变。不过,小兰一直很乐观,鼓励我坚强面对,让我也放松下来。”从医院回到家,聂卫平还主动安慰妻子,“没事,老婆,别害怕,你放心,我这个人心态好,对什么事都不会放在心上,也绝不闹情绪,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现在只是在局部。以后我什么事都听候你的安排!”丈夫这么说,兰莉娅也松了口气,她也安慰丈夫说,“老聂,咱就当这就是个慢性病,慢慢治吧。就像你说的,就当是得了个感冒,人家得个什么高血压心脏病的,那不也得天天吃药打针吗!现在只要没转移没扩散就好,以后就算遇到天大的劫难,我也会陪你一起面对的!”癌症就当感冒治,乐观棋圣携妻散步回家

确诊后,医生根据聂卫平肿瘤的位置和大小,做出了诊疗计划:先通过X光对盆腔照射放疗,杀死癌细胞,待肿瘤变小后,再择机手术切除。

2013年10月底,医生决定为老聂进行手术治疗。接到周医生的电话通知,兰莉娅立刻紧张起来。2013年11月5日,她让闻师傅清早6点半来到家里,接聂卫平前往医院。上午9时,聂卫平进入手术室等待。聂卫平做的是“直肠癌病灶切除”手术,直肠被切除了七厘米,直肠附近的肿瘤、所见病灶也被全部切除干净,在直肠附近摘取了至少20个淋巴结做病理观察。手术历时4个多小时,下午一点半左右,老聂被推出了手术室。

手术后在医院住院的那13天,是聂卫平最难熬的13天,也是妻子最累最揪心的13天。因为刀口疼痛,虽然医生用了镇痛剂,但聂卫平还是经常痛得睡不着。半夜,聂卫平口渴,医生叮嘱不能给他多喝水,怕喝水多了会影响伤口恢复,小兰不敢多给他喝水,就用棉签蘸水给他舔一舔,一直到他不渴了才停手。手术后,聂卫平的腹部插了个管子,腹部造了一个痨口,他只能侧着身睡。看到他那么难受,小兰也陪他熬夜,握着他的手,就这样守着他。

直肠癌患者在术后选择的食物也只能是菜汤、米汤、藕粉清淡流质等,而且要求少食多餐,每两三个小时就要食一次。老聂在家里吃惯了大鱼大肉,怕医院的饭他吃不惯,小兰干脆在病房里搭了个小灶,用电磁炉每天给丈夫变着花样做各种流质食物。她把芦笋、卷心菜、番茄、胡萝卜这些抗癌效果好的蔬果用榨汁机打碎,再用电磁炉慢火熬煮,晾温了再一点一点喂给丈夫。手术后第七天,聂卫平已能喝一些酸奶和很软的粥,小兰的饭菜也做得更加精细,饺子做成大拇指大小,汤要不冷不热,粥几乎熬成米汤状、还要用吸管直接让他吸进喉咙,避免口腔大面积溃疡与食物摩擦引起的剧痛……

老聂的免疫力很低,护理期间不能有任何感染,小兰帮他翻身按摩,擦洗身体,洗脚,换洗衣服、床单,消毒……除了饮食起居之外,通风、消毒、紫外线杀菌、按时吃药、观察丈夫的细微变化等等,日夜操劳。老聂心疼妻子,让她回家,说有护士和护工在这里就行了,但小兰说什么也不听,她知道,在这个时候,哪怕她什么也不做静静地坐在他的床边,他的心里也会更高兴点。13天后,老聂被幸运地宣布“癌细胞没有扩散”,可以出院回家疗养了,下一步定期到医院进行化疗就可以了。2013年11月18日晚饭后,聂卫平要出院回家了,前来迎接他的有姐姐、大弟弟、还有从日本飞来的大儿子孔令文等一大帮亲友。犹如获得了新生的棋圣拉着妻女走出了病房。他让司机先回家,呼吸着北京深秋的空气,戴着口罩的老聂穿过熙攘的大街漫步回家。走到了自家的楼下,望着家里温暖的灯光,老聂动情地说:“小兰,以后,我要忘记自己是个癌症病人,只要有你和女儿在我的身边,我就觉得自己的生命不会那么轻易凋零!”

决不让癌魔带走我的爱人!妻贤子孝夫复何求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经过这一大劫,老聂狂瘦,体重从当初的160斤急剧降到不到120斤,将军肚也没了,身形已经接近年轻时那个叱咤风云的中日擂台赛英雄。从术后到现在,除了偶尔出去参加过一两次围棋活动,聂卫平几乎一直宅在家里。“躺在病榻上的聂卫平还能下围棋吗?”记者问他。

说起这个话题,聂卫平叹了口气:“我现在精力不济啊,术后元气还未彻底恢复,化疗期间白细胞低,不时头会有点晕,打不了牌下不了棋,连我女儿也说我是个业余九段了,我现在只能偶尔做点公益事业了。”聂卫平遗憾地说,他食欲不比病前了,这是因为化疗的缘故。一旁的太太兰莉娅笑着问:“你自己总说食欲不行,一吃起来你吃得到底多不多嘛?”兰莉娅说。为了给老聂增加食欲,她和请来的阿姨在家里没少花心思。“米饭、面条、饺子、馄饨这些北方主食都给他换着吃,他总喜欢吃面食,水果也会每天让他吃一点。但他以前喜欢吃的那些大闸蟹、涮羊肉、还有他喜欢喝的茅台酒、清酒,他现在想也别想了。”聂卫平现在的锻炼方式只能是在屋里走走转转,好在他现在住的屋子有300多平米,足够他锻炼,他在家里晒晒太阳看看书报,他还是喜欢看电视上的体育比赛,尤其是足球。记者来到聂卫平家采访时,兰莉娅正在给女儿菲菲打毛衣,菲菲在朝阳区一家外校上学。红扑扑的小脸上架着一副塑料小眼镜,十分稚气可爱。治病过程中,来自妻子和儿女的浓浓亲情,给了聂卫平莫大的安慰。“他们对我非常关心,让我非常感动,血缘永远浓于水啊!”尤其是大儿子孔令文,在他得病的这大半年时间,已经来北京看过他很多次。“儿子现在很懂事,我不需要他买东西给钱什么的,他能陪我聊聊天我就最开心。”而小女儿更是天天黏着他,聂卫平每次去化疗,菲菲只要不上学,都跟着去医院,还给他拎包,像个小跟班。

2014年的春节,聂卫平是在北京陪家人过的。春节期间,大儿子、还有小兰的妈妈、姐姐、姐夫、侄女都专程从日本、贵阳等地来探望他。聂卫平的母亲已经96岁了,一家人在正月初六还陪老太太吃了顿团圆饭。“我的老母亲现在和我姐姐生活在一起,住得离我家不远,那天,我们姐弟几个全聚齐了,一起陪着老太太去饭店吃饭,点她爱吃的湖北菜,老太太现在身体挺好,但脑子不太好使了,有时候糊涂,她也搞不清我得了啥病。”

兰莉娅介绍说,从去年手术到现在,老聂一直在乐观的情绪中积极恢复,身体状况比预想的要好。以前不愿意吃药见医生的老聂,这回大病后变得乖很多,医生让干啥就干啥。宅在家里的老聂,大部分时间靠看电视和在网上下棋打牌打发时间。朋友们到家里看他的时候,老聂总喜欢拉着人家坐下来和他一起看《地雷战》、《魂断蓝桥》这样的老片子,那也是他的最爱。亲友来了,他总会“语重心长”地叮嘱人家:“你们有时间一定都要去体检,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尤其肠胃不好的同志,不要像我这样,拖重了,躺在医院里差点回不来家啊!”

手术后回家的这半年,陪护老聂最多的当然还是夫人兰莉娅,虽然家里也请了保姆,但很多事情小兰还是愿意亲自做。买菜、做饭、照顾女儿、逛超市、甚至开车带着老聂去医院做化疗,以至于司机闻师傅整天没事干,只好又回体育总局的原单位上班去了。忙完了家务,把老聂和孩子照顾好了,小兰就坐在老聂的床边陪着他。老聂躺在床上端着笔记本在网上下棋过过瘾时,小兰就给女儿打毛衣或者捧着一本素食菜谱的书仔细研究。有孝顺懂事的儿子和贤惠体贴的妻子护佑于“劫难”之时,妻贤如此,儿孝如此,让老聂原本痛苦的养病生活并不郁闷,反倒感受到了更多的人生温暖。

小女儿菲菲3岁时也曾学过围棋,但后来没有坚持下去,菲菲喜欢上图画课、舞蹈课,还有柔道课,另外,女儿的拼图功夫也让他很佩服。前一阵子,女儿还画了几幅漫画,描述妈妈照顾爸爸的艰辛,描述他们这个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让他感慨万千。女儿漫画里有这样一个画面和这样的一段文字,“一条曲曲折折的护城河边,是幸福的家。阳光温馨而柔和,天空蔚蓝而纯净,无数绿叶哗哗啦啦地摇动在空中飞舞,像无数只透明的小手掌,那是生命的欢呼吧?仿佛也在为我和我爸爸我妈妈的到来而庆幸。”

老聂感慨地对记者说,“我现在最听老婆和孩子们的话,他们说什么我都听。其实,当一个人忽然一下子面对死亡时,他放不下的并不是金钱、地位、别人的赞誉、生活的享受……锥心之痛,只是亲情!即使什么都不说,亲人在一起,我也能感觉到来自他们内心的那种脉脉的真情实意,这份力量对于我来说比任何神丹妙药都管用。”

采访的最后,兰莉娅也感慨地对记者说,“老聂现在吃药种类可不少,什么保肝保肠药、生血药、化疗药、中药四五种都得吃,他一直想停化疗药,但医生不让。他现在身体基本无大碍了,就是不能像过去那样出去会友下棋喝酒参加宴会了。这让他很痛苦,我只好经常开导他,现在他也适应了。这只是胜利的一小步,却也是希望的曙光。不论未来有多艰难,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他,给他全部真挚的爱,我绝不会让癌症夺走我最爱的人的生命!” □

(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

编辑/张保平[相关阅读]

聂卫平患癌本色不改 淡定面对病魔开玩笑喝小酒

每个领域都有不可或缺的标志性人物,作为围棋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棋圣”聂卫平近日被曝患上直肠癌。昨日,中国棋院院长刘思明对重庆晨报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不过他表示聂卫平目前精神状态很好,正在积极配合治疗。而卧病在床的聂卫平依然展现出大师的豁达和强大气场,甚至在昨天抽出时间发了条微博:“生病是实,但无大碍,两个月后即可恢复健康,现在这段时间正好静心休养。”

刘思明和聂门弟子皆去探望

老聂豁达还玩微博

聂卫平患直肠癌的传闻引来众人关注,甚至有传言表示其病情已进入晚期。但其私人秘书闻迎春向媒体澄清,聂老目前“的确是直肠癌,不过不是晚期,没网上说得那么严重。甚至,聂老之前还和朋友一起吃涮羊肉、喝酒(本报昨日曾做报道)。

聂卫平在棋界的地位无需累述,目前,其正在医院配合治疗。而据重庆晨报记者了解,聂老的治疗措施和规格都十分完备,不仅对于访客有限制,门口也有人轮流站岗。虽然大家都十分关心聂老的病情,但从治疗角度而言,减少聂卫平见客的次数,降低病菌的携带进入,才是如今对聂卫平最好的帮助。

聂卫平患病,刘思明和众多中国围棋界的相关人员皆去医院探望。“目前聂老的精神状态挺好,正在积极努力地配合治疗。”刘思明对重庆晨报记者表示,因为聂老性格豁达,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闹得满城风云,“我们也征求了聂老的意见,关于他住的哪家医院和病情发展,都不便多说。”聂卫平培养出刘菁、常昊、刘世振、古力等众多顶尖好手,在一周之前,众多聂门弟子一起去医院看望聂卫平,“感觉聂老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治疗和恢复情况都很好,令我们十分鼓舞。”

当然,聂卫平自然也会给关心自己的棋迷一个答复。昨日下午三点多,正在医院进行治疗的聂卫平还抽出时间更新微博;“生病是实,但无大碍,两个月后即可恢复健康,现在这段时间正好静心休养。”

性情达观心情好时喝点小酒

“你看我是不是瘦了?”

语气好爽、观点犀利、性格直来直往,尽管年届花甲,聂卫平还是当年那个“聂旋风”。甚至在感到身体有些不适的情况下,依然拿自己的身体情况向多时未见的友人开玩笑。聂卫平爱吸烟和喝酒,在比赛时抽烟甚至成为其标志性习惯之一,而在海量云集的中国围棋圈里,聂卫平的酒量也是数一数二,但这并不说明聂卫平完全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熟悉聂卫平的友人表示,虽然性情豁达的聂老不喜欢参加体检,但随着年龄的增大,其对自己的身体也十分负责。从很长一段时间起,聂卫平就已经极少喝酒,只是偶尔在心情很好和身体不错的时候,喝一点白酒,不过要加冰块。

但常年的劳累或许仍然让聂卫平感到了身体的变化。在今年3月参加第12届中国围棋西南棋王赛时,聂卫平在比赛之余找到一位长时间未见的友人问道:“你看我是不是瘦了?”友人虽然对这个问题感到奇怪,但表示“确实没看出来瘦了,倒是脸色可能有点不好。”听到友人的答复,聂卫平大笑表示,“我还专门想找了一个很久没见的人,就是想让他们看看我瘦了没。”留下友人云里雾里的表情。而5个月后患病的消息传出,不知当时聂卫平是否已经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

事务繁忙身体劳碌

电话很少开机

“就是那次去体检,一查就出问题了。其实,不查的话,不至于啊。”2000年在自己的桥牌搭档陈荣锠因白血病去世后,聂卫平曾发出这样的感叹。这显然是开玩笑的话,老聂不会不知道讳疾忌医的害处。这次患病,事务繁忙身体劳碌或是主要原因。

因为事情太多,希望采访的媒体也一直不断,为了减少高强度工作对身体的影响,也出自随性个性而有的豁达,聂卫平的手机基本全年处于“死机”状态:因为聂卫平不只是不接陌生电话,连手机都懒得开。平时媒体记者需要采访,可事先联系聂卫平的秘书。而即便是友人也时常拿不喜欢开机的聂卫平没办法,若有事情,只能直接打电话到聂卫平家中。既然一直关机,那手机拿来干什么用?据了解,聂老只有在自己需要打电话的时候,才会用一个友人才知道的电话号码,打电话商谈事务。

但即便如此,近几年来将重心转移到围棋的发展和推广上的聂卫平,仍然十分劳碌。因为需要去各地参加围棋推广活动,常常在一个月里的20多天甚至整个月的时间,聂卫平都不在北京。而这对如今已经61岁且不爱体检的聂老来说,四处的奔波和各种活动的工作强度,确实十分巨大。

来源:重庆晨报聂卫平三任妻子三段情事

选择孔祥明是对的

1979年,聂卫平和孔祥明在北京喜结良缘。结婚后,孔祥明渐渐放弃了自己的围棋事业,专心做好“贤内助”,全心全意的照顾聂卫平,帮助丈夫去实现他的梦。婚后第三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三口之家带给聂卫平的不只是生活上的稳定和精神上的寄托,更是聂卫平在外拼杀源源不断的动力。那个时候,聂卫平的棋力已经逐步达到了巅峰。

然而,这段婚姻到了1990年出现了变化,聂卫平去湖南电视台参加活动时,认识了歌唱演员王静,二人的关系在几个月内迅速升温。聂卫平回忆说:“那时我和小孔的婚姻已经完了,但我一直都没跟她说过王静,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后来,我们搞了一个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活动,请了好多名人,算是‘告别晚会’,但是许多参加晚会的朋友并不知道真相。那天王静和她哥哥王刚也去了。女人的感觉真厉害,当时在几百人的大厅里,我和王静几乎都没说话,小孔还是感觉到了我和王静的关系。”

后来王静怀孕,又不肯把孩子打掉,聂卫平迫于无奈,正式向孔祥明提出离婚。聂卫平说:“在王静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自己太男人,太负责了。王静已经怀孕,我要为还没出生的孩子负责,要为王静负责,我只能和孔祥明离婚并和王静结婚。”

对于聂卫平“小孔在围棋上对我的帮助是很大的”这一说法,从孔祥明去年同样接受鲁豫采访时说的话可以得到印证。孔祥明说:“因为当时我觉得,我自己对围棋也有很多梦,我确实觉得他的棋力比我要好得多,就从才能上来说,他可以比我走得更远,实现更大的梦。”

孔祥明领着儿子在日本生活时,把儿子的名字从聂云骢改为孔令文;孔祥明在谈到儿子和聂卫平时,每次都强调儿子在棋艺上还是应该学学老爸的,言外之意,聂卫平在其他方面的做法没什么可学的;孔祥明在再婚后,去年曾在上海的围棋比赛中与聂卫平成为对手,但他们在一起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看过对方一眼,很显然,孔祥明内心深处并没有原谅聂卫平的背叛。聂卫平在节目中说选择孔祥明是对的,但他之后却走错了一大步。跟王静没有什么真感情

1991年,聂卫平和孔祥明离婚后,迅速和王静办理了结婚手续。仅仅三个月之后,聂卫平的第二个儿子聂云青出生了。

聂卫平回忆说,在去湖南电视台参加活动中与王静认识后,回北京时改乘火车,他们在一个包厢,关系一下子就近了,分手时互留了电话。“第二天,王静打电话约我去一家卡拉OK,我们就坐在那喝酒,我想我是再呆傻的人,也能感觉到有点不太一样了。我去卡拉OK,等于实际上已经接受了。”

聂卫平说:“我到她们总政那儿都是非常悄悄的,帽子什么的都捂着;她要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也得悄悄的。纸总是包不住火,很快有很多人都知道了。找我谈话的多了,让我及时住手。总政频频有领导找她,也让她及早退出,如果不退出的话,好像还有可能送到新疆去。事后我这么想,我当时跟王静,没有什么深的感情,就完全是一种精神上的空虚了,短暂地接触了一下,后来在人家的压力下,我这个反而坚定了,虽然是我的选择,后来我知道是大错特错,但是当时我觉得我得负责任,不然她可能很惨。”

但是,聂卫平与王静的婚后生活并不顺利。聂卫平说:“由于我们俩的专业隔得太远,在事业上相互帮助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她要演出,我要比赛,真正在一起交流感情的时间太少了;在生活上,我是依赖型的,可王静也不是生活型的;我们在各自的专业上都是比较拔尖的,个性都很强,谁也不愿意作为家属出现。当时很烦躁,人躁啊,特别想到一个乡间的什么地方,去过一段没人扰的日子,这个语言都无法形容的烦,太烦了!”

2001年,聂卫平结束了自己的第二个10年的婚姻。记得王静曾经回忆过与聂卫平的这段感情,她曾说从湖南回到北京后,聂卫平打电话给她,约他一起出去玩(而不是聂卫平说的王静约他);婚后,聂卫平输棋时会特别烦躁,冲她发火。不管聂卫平和王静谁说得对,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聂卫平和王静犯了一个演艺圈或名人圈中最容易犯的浪漫错误,这种短暂的浪漫留给他们的是十年不如意的婚姻。娶了兰莉娅好像捡了个金元宝

2001年4月,聂卫平到上海参加聂卫平棋牌俱乐部正式成立仪式,在那儿,他第一次见到了俱乐部的客户经理——也就是日后成为聂卫平第三任妻子的30岁的兰莉娅。虽然已经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但当时已经年近50的聂卫平还是对美丽大方的兰莉娅一见倾心,随后对她展开了爱情攻势。两个月后,二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同年8月,聂卫平与兰莉娅在兰莉娅的老家贵州结婚。聂卫平说:“我觉得这真的是缘分哪,你看我们差了20多岁,按说各方面的差距都很大,至少有时候应该有代沟吧,但是还能非常融洽地,愉快地走到一起。办结婚手续时我心里没有一点犹豫,我认为我就好像捡了一个金元宝似的!”

对于现在的媳妇,聂卫平非常满意。他说,除了漂亮以外,兰莉娅还是个非常会安排生活的人,现在,每天有兰莉娅在北京的小家中为他准备好可口的早餐,他会按时起床吃饭,待在家里的时间也多了,喝酒变得很有节制,甚至包括穿衣打扮,都比过去利索多了。

聂卫平说:“这次跟那次确实不一样。有阻力,当然有阻力。没办法,世俗的压力总是有的。由于跟她在一块还有很多的共同语言,我没事的时候在家,跟她在一块。以前我都出去打牌什么,有一些应酬的事,现在我基本上都不出去,而且手机从来都不开。本来我手机是全天候的开着,好几个手机,现在是所有的手机全都关着,一个都不开,所以人家可能说她把我管得很严。”

言谈话语中,聂卫平对兰莉娅这个小媳妇确实很满意,也许真如他所说,这是最后的“收官之战”吧!

来源:北方网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穆桂英三级精品电影)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