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桃花朵朵惊世惑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桃花朵朵惊世惑妃 (第1/3页)
    

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我结婚了。当民(化名)把结婚戒指戴在我的无名指时,我的手冷不丁地颤抖了一下,那金属的质感切切实实地告诉我一个事实,我已经成了民的新娘。经过了6年的爱情长跑,这样的结局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可是为什么,高兴之余,我却有一种茫然若失的情绪?

我清楚地记得和民相识相爱的每一个镜头,那大学时初恋的懵懂雀跃,热恋时阳光般的心境,工作后克服重重困难终于相守的激动,在如今看来,却是一张张无声的黑白照片,情景犹在,却像是旁观者般冷静。当他对我说“我们也该结婚了”,表情很平静,犹如说着“今天天气真好”。我也淡然地回了一句: “好。”似乎除了这个答案,我别无选择。他说等他下次回来就筹备婚礼,我还是一句“好”。他坐着车渐渐远去,这一别,又是一个月,而他即将成为我的丈夫。

那一整天,我显得心神不宁,心中只转了一个念头:我真的要嫁给他吗?可我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同事浩浩(化名)竟很敏感地看出了我的异常,直问我怎么了。我说,他向我求婚了。浩浩的脸一下子就变了,自言自语地说: “那你答应他了吗?你怎么会不答应……”浩浩是我的学弟,比我小1岁。他曾在各种场合无数次对我说“我喜欢你”,可我都当那是个小小的玩笑。我告诉自己,绝不会为了这个并不成熟的男孩放弃那段6年的感情。

 两地的分离,是无奈

大学毕业后,我和民在两地工作,各自的发展前景都相当光明。可距离并没让我们的感情变淡,只要一有空,哪怕只有短短半天时间的相聚,我们都会赶到对方的那座城市。我们都想着,等到时机一成熟,就辞职到同一个城市相守。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职位的高升,突然发现若要抛弃现有的一切,太难!我们无奈地相视而笑: “莫非,要等我们退休以后,才能在一起?”

幸亏我们都是独立而习惯寂寞的人,不能日日相守虽然遗憾,却不能动摇我们相爱的根基。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单位的几个要好同事成了我的玩伴,我们经常隔三岔五地结伴出游或是到餐馆“腐败”,浩浩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个俊朗阳光的大男孩,幽默爱玩,到哪里都是少女们眼神的聚焦。有他在,我们几个人永远都不怕缺少笑声。熟了之后,我也告诉过他我的爱情长跑经历,他每次都喟叹: “怎么在同一个学校里,我就没能碰上你?要是碰上了,就没他的份了!”他夸张的表情每次都逗得我哈哈大笑。也许在水滴石穿般的时光积累中,浩浩早已成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人,即使没有爱情,也无法否认那份特殊。

决定结婚的前一个深夜,浩浩醉意矇眬地打电话给我说: “不要结婚好不好?你总以为我开玩笑,其实我是真的……真的……”没有等他把那几个字说出来,我打断了他的话: “都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鬼混,快回家去。我结婚那天,你还担负着总管的重任呢,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托付。”他听了,一片沉默,良久后,终于挂下了电话。但我的心依然沉甸甸的,似乎被很重的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又似乎轻飘飘的,灵魂中的某样东西已经飘离了躯体。

这样的生活,很残忍

我结婚那天,浩浩特别卖力,他笑得阳光灿烂,宴席中许多女孩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民给我戴上戒指的那一刻,浩浩就站在我的身侧。我花了很大力气,才阻止自己去看他此刻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婚后的第3天,民就走了,他的工作永远是那么忙碌,连婚假都不敢多休。很快就是我的生日,他照例给我快递了一束花,我闻了闻很香。晚上是一个人过的,对着小小的蛋糕,自己对自己说“生日快乐”。晚上,浩浩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有几个朋友要一起替我庆祝生日,我拒绝了。在热闹中失落,宁愿独自品尝孤独。这样的日子还将继续,我和民一个月才有一次的相见,就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生活两处,却有着最亲密的关系。或许哪一天,我无法忍受寂寞,就放弃这里的事业,跑到民的身边,又或许我终于习惯一个人的日子,相聚是快乐,分离也未必忧伤。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不可言说的亲密po 破txt)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