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超人的悲惨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少年超人的悲惨日子 (第1/3页)
    

离婚了,就不要来找我!我想,每个人都会这么想。可在一起的朝朝暮暮就有着太多的藕断丝连,分得不彻底,一不小心,我就做了二奶。

恩爱丈夫有了外遇

我和老公季东结婚后,感情一直比较好,他是个电子工程师,工作很勤恳踏实,年终都能得到一个很大的红包。而我是个中学教师,工作相对比较清闲,工作之余,我会把家打理得清清爽爽,尽量不让季东在工作上分心。结婚三年,我一直感觉到生活很宁静,那种宁静的生活写在我的脸上,朋友们都羡慕我找了个好丈夫,他们说我越活越年轻了。

我们生活里的唯一缺陷就是没孩子,这让我有些沮丧,季东常常安慰我,他说:“你急什么啊,要孩子是要有机会的,你越急他就越躲着你,而你心平气和,他忽然而至!”我觉得季东说得好像有些道理,更为他对我的理解而感动。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平静的生活里竟然隐藏着一块暗礁!大概是五年前吧,有天下午,因为学校要粉刷教室,于是,学校让我们提前下班。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去了菜场,买了一些菜,准备做些好吃的慰劳季东。可当我用钥匙打开家门时,眼前的一幕让我彻底惊呆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季东正和一个女孩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

我觉得不可能会是这样,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眼前的景象却是千真万确!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这怎么可能呢,因为昨天晚上,季东还搂着我,我们一起畅想未来呢。我们可是人们眼里的模范夫妻啊!这样的事情要让别人知道,那我还能活吗!

季东有些慌张,连忙穿衣服,而那个女孩却是不紧不慢,一脸无所谓。那个女孩是我的远房表妹,名字叫陶玲,比季东小八岁,那年正读大学三年级。我无法忍受自己的愤怒,一把揪住陶玲的衣服,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她这样做还要不要脸!陶玲忙着挣脱,让我没想到的是,季东也帮她拉开我。

陶玲走了以后,我心里这个气啊,这对狗男女也太嚣张了吧!我随手给了季东一记耳

光,然后对他吼叫:“你的心给狗吃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你真是个公狗!” 季东被我骂得一声不吭,但我心中的气愤依旧难平,我愤怒地说,我要去季东单位找他们领导,不但这样,我还要去陶玲学校闹,让她书都读不成!

见我这样说,季东给我跪下了,他说他是一时冲动,并告诉我他和陶玲才是第一次。他看着我,可怜巴巴地说:“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呢,你是想毁了你丈夫吗?再说陶玲还是个孩子,她还是你亲戚,你能忍心让她做不了人吗?千错万错,是我错了,我一定改,请你相信!”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道理,其实我也不是那种蛮横的女人,我想人都会犯错,只要改了,那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想想这么多年恩爱,我的心软了。

这种想法让我决定原谅他们,但我还是找陶玲谈谈,希望她能不要这样不顾廉耻,陶玲的回答很坚定:“表姐,我知道我错了,只要他不来找我,我就不会去找他!”我就着她的话问了一句:“如果他来找你呢?” 陶玲看了我一眼说:“就是他来找我,我也不理他,他还是人吗!他根本就是在强迫我,如果不是看着表姐的面子,我真想去告他!”话说到这份上,我无话可说了,觉得季东或许真的是一时冲动。女人也是奇怪,可以原谅男人的身体出轨,但绝对不能允许男人感情的背离!我心里暗暗庆幸,幸亏自己发现得早,把事情扼杀在萌芽状态。

可事情的发展远非我所料,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又看到了同样的场景。我质问陶玲的誓言是不是放屁,而陶玲的回答却让我吃惊而愤怒,她说:“表姐,我和季东已经快一年了,我们是真心相爱,应该退出的是你!你不觉得你横在中间是个累赘吗?”她的话粉碎了季东的谎言,我回过头来,用眼光逼着季东,意思很明了,那是要他给我作个解释!但他的头一直低着,一句话也不说。

离婚了,为什么还没解脱

陶玲走了以后,季东又开始说好话,他说,就是断,那也需要时间,他要我相信他,他还是爱我的。我气得快发疯了,但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虽然一再说要去闹,但从我内心来说,我并没有那样的勇气,我真的害怕世俗的言语和目光。

 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相信季东的诺言,但他的诺言连粪便都不如,面对他不断地出轨,听够了季东许多遍的赌咒发誓以后,我感觉特累!既然他们爱得这么死去活来,那干脆就成全他们吧。于是,我决定离婚。当我把这个想法对季东说了以后,他惊讶地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当时就发火了,指着他鼻子骂:“你还是人吗?你想怎么样,一箭双雕,你这种男人连猪不如!”

在吵吵闹闹中,2000年6月,我和季东正式离婚。从法院出来,我有些轻松,那一年的纠缠已经让我憔悴不堪,我心里觉得真是不值,世界上的男人很多,我不需要对这样一个花心男人如此伤感!

我看看季东,这个和我同床共枕五年、这个让我进退两难的男人,那一刻,他也站在法院门口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一阵冷笑,心里诅咒他,去死吧,我永远也不想再看见他!我伸手打了个车,我刚上了前门,季东却开后门爬了上来,这法院判决也是,房子一人一半,两室一厅,还得从一个大门进去,那和没离婚有什么区别。我狠狠地瞪了季东一眼,想把他赶下去,但想想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的心就软了。

回到家以后,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忙着做好饭以后,季东倒先盛着吃起来,我心里很不舒服,做什么啊,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这不是吃白食吗?吃完后,他像以往一样把碗一推。我白了他好几眼,心里愤怒到了极点,真的没看过这样不要脸的男人!但我还是忍住了,心想,吃吧,反正是最后一次了,明天各开各的火,各走各的道。

谁知道到了晚上,我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季东竟然摸进我的房间,用力把我压在身下,一下子,我懵了,我们已经半年没过性生活了,难道离婚以后还可以这样,我奋力地想推开他,但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嬉皮笑脸地对我说:“好歹也夫妻一场,那总得留点纪念吧!”我害怕闹出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季东有婚外情,更没有多少人知道我和季东离婚,甚至我的娘家人。罢了,反正五年也睡了,也不在于多这一次,明天一定要在门上上把锁……

第二天,我请人在我的房间上了锁。但让我没想到的是,离婚前我找不到季东的人影,离婚以后他却天天和我在一起吃饭。两天以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不起,请你不要和我黏在一起,我找到合适的就马上结婚!当然,你也可以去找你的情人。”而季东则说这几天他工作忙,以后他会注意,但一个星期以后,他却告诉我,陶玲毕业以后跟着另外的男人去了广州。听了他的混账话,我的火腾腾地往上冒:“那是你们的事情,就是你们都死了,那也和我没关系,请你以后离我远一些,不然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

那以后,我不再理睬季东,我还年轻,才三十岁,又没有孩子,那自然应该另有归宿。我心里也有个中意的人,他叫李杉,是个公务员,我的中学同学,他老婆出车祸死了一年多了,在季东外遇的时候,他给过我许多鼓励,不过那时候,我把他当成一个兄长,离婚以后,我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他,觉得他这个人很忠厚,很适合未来我的生活。有天晚上,我把他带到我的住所,关上门,其实我们在房间里面也不过谈谈生活、工作和未来,但季东却不断地敲我的门,一会儿说要借壶水,一会儿说要借个火点烟,反正是没让我们安静过,等我要送李杉走的时候,季东抢先一步说他来送。

李杉走了以后,我气得冲着季东大叫,质问他想做什么,但他把他房间门一关,根本不理我。站在客厅里,我气得浑身发抖,决定过几天先租个房子住。但就在我找房子的那几天,我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他在玩什么把戏

季东知道我怀孕的消息以后,就很认真地说要和我谈谈,他说:“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但那是过去,现在你有了孩子,那让我们重新开始吧!”他说得倒很轻巧,难道我真的那么下贱吗,陶玲走了,他来找我,世界上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啊,这种想法让我断然地拒绝了他的要求,还警告他离我远一点。

不但这样,我继续和李杉保持着来往,我觉得他还是不错的,找老公就要找这样踏实的。李杉来了几次以后,建议我搬到其他地方去住,我觉得也是,于是,我们就忙着租房子。那天,我总算找到一个比较中意的房子,我兴奋地打电话告诉李杉,李杉半天才来到那个出租房,他神情有些暗淡,他问我是不是和季东离婚了,因为季东刚刚找过他,他手上还有结婚证。

我心里这个气啊,我立即赶回去质问季东,他的结婚证哪里来的,他究竟想怎么样!季东说:“你这个女人,怎么不知道我一片心呢,一根绳子牵到头,这不是很好吗,我承认我有错误,但那是过去,现在我不是改了?”他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够了,我刚想发火,而这时候,我的一个女同事到我这里来玩,我只得把火暂时按下去。

季东忙前忙后很热情,又是端茶,又是拿水果,并且还知趣地躲到一边看电视,那个女同事就说:“你老公对你真好啊!”她的话真让我无法回答,心中有苦说不出,只得对她笑笑。那女同事走了以后,季东又和我谈心,说到最后,他说:“我们结婚五年都没有孩子,现在有了,你就忍心把他拿掉吗?再说,又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离婚,就给我一次机会吧!”看着季东诚恳的样子,再摸摸自己的肚子,想想和季东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五年,有了孩子,那也许会稳定,那就凑合着过下去吧。我这样的想法让生活再次安定下来,大半年以后,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很可爱。可随着宝宝一天天长大,烦恼也来了,孩子是非婚姻生产,报不了户口,没办法,我只得厚下脸皮求季东和我复婚,季东也乐呵呵地同意,但我们都很马虎,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这一拖就是大半年。

那天早晨,天气不错,我和季东一道去民政局,准备去办理复婚手续。但在去民政局的门口,季东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一下,回答说马上来,然后就对我说,他们老总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说完慌慌张张地走了,那天晚上他也没回来,第二天,我问他去了哪里,他很不耐烦地说有事情。那以后,如果我再提复婚的事情,他不是说不要着急,就是说没时间,说到最后,他很不耐烦地说:“你着急什么呀,孩子还小,我天天睡你身边,你还怕什么!”

他说天天睡我身边,那是去复婚前,但那次以后,他就经常出去,很晚才回来,有时候根本就不回来,夫妻性爱那更是少,就是做,我也感觉到很勉强,直觉告诉我,这其中可能发生了什么,但季东和刚离婚那阵子不同了,而我也处在很尴尬的地步。有一天,我问他是不是有婚外情了,有的话,那就早说。季东不耐烦地说:“怎么可能呢?你不要多想!”说着他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一关,不理我了。那种日子又像闹离婚的那阵子了,见面也没什么话说,但过了半年,季东却忽然对我热情起来,我回来以后,他会替我把拖鞋拿好

,还抢着做饭,不但这样,他晚上还天天搂住我睡觉,做爱也很卖力,新婚的甜蜜一下子好像又重现了,有一天晚上,季东更是深情地对我说:“老婆,我这辈子亏欠你太多,我要用余生来报答你!”他的话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他领回一个大肚子女人

这样甜蜜地过了一个月,季东像是很随意地对我说,陶玲回来了。这话顿时让我警惕起来,季东看我惊讶的样子,笑着说:“她刚离婚,工作也没有,还挺着一个大肚子,怪可怜的!”“她可怜,那是她活该!”我兴奋地说,这样的结果是对陶玲这种女人的报应,说着说着,我就来气了:“你这么关心她,不会又搞上了吧!” 季东赶紧赌咒发誓,完了又说:“你是她表姐,她在南京就你一个亲人,她现在租房子住,又要生小孩,很不方便,不如把她接到我们这里来,你正好暑假,照顾她一下!” 季东的话让我气得发疯,我断然拒绝,并再次警告季东少跟她来往,而季东却怒气冲冲地说:“不错,我们是对不起你,但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事情已经过去了,记住你是中学教师!”

那个晚上,我们再次分床而睡,说真话,那天晚上我一夜没睡,心里想如果我拒绝陶玲,那无疑会把季东推到她那边,既然这样,那我何不拿出一个女人的胸襟出来,让季东和陶玲都感谢我,那我的婚姻不是牢靠了吗?当然,我还要提醒季东赶快和我办理复婚手续。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做起来却很难,因为我一想到陶玲这个女人,心里就来气,这样的女人,我不知道她还好意思再到我们家来!季东看着我的脸,讨好地给我端早饭,在吃早饭的时候,他说:“你不希望我是个无情无意的人吧!我确实做得很不对,但我首先是人!”歪门邪道到他嘴里都变得冠冕堂皇,我嘲讽地对季东说:“陶玲既然离婚了,那为什么不去流产!看你这么紧张,那个孩子不会是你的吧。” 季东连忙赌咒发誓,说如果是那样,他将不得好死,他向我解释说,陶玲的孩子已经足月了,流不掉了,想想自己孩子的遭遇,对身为女人的陶玲,我忽然有些同情,觉得做女人真苦。这样想,我就决定让陶玲住到我们家来,我倒要看看她究竟还好意思来不?其实,本来我有许多附加条件的,那就是让季东赶快和我复婚,赶紧给孩子上户口,但我又觉得,这时候如果提这样的条件,那好像是乘人之危,于是,这样的附加条件,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季东见我同意,很高兴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还是老婆最好,我会一辈子感谢你!”看他那兴奋的样子,我的心里忍不住一阵失落。

陶玲来了,我阴沉着脸,想让她难看。可她倒好,一见到我,就表姐长、表姐短的,那亲热劲头好像我们之间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真是服了她了,这样的女人,那真是能屈能伸,我冷漠地点点头,居高临下地说:“孩子几个月啦,你在我们这里不要

拘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说着,我用眼光看着季东,可季东却装着没听见。

到了晚上,季东搂着我睡觉的时候对我说:“老婆,真的谢谢你,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以前对不起你和陶玲,错误是我一个人犯下的,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想想他说的真有些道理,陶玲和他做事情的时候,还是个学生,学生确实容易冲动。不过,那天晚上,我总觉得怪怪的,季东又卖力地讨好我,而我想着另外房间的那个女人曾经和他有一腿,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

三个人在一个屋檐下

我开始服侍陶玲时,心里觉得非常奇怪,我真搞不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菩萨心肠。陶玲虽然无所谓,但我却觉得怪怪的,幸好,一个月不到,陶玲生了,她生了一个女孩,挺可爱的,但有一点,让我觉得不安,因为我觉得她的孩子和季东非常像,但随即,我就觉得自己是多疑了,但季东抱着那个孩子的亲热劲让我觉得不爽!于是,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对季东嘲讽道:“看你那神态,好像是你生的一样!”

季东赶紧为自己辩护,他笑着说:“你又来了,真是,我能不高兴吗,我是他姨父啊!”我冷笑地回答:“知道就好!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样又过了一个月,陶玲抱着孩子说要走了。

陶玲对我千恩万谢,她痛哭流涕地说:“表姐,你真好,想想我自己真不是人,你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的!这世还不了,下辈子变牛变马来报答!”我不知道她这样是做作还是发自内心,反正我真的是不能适应她如此的神情,我说:“好了,好了,过去的事情不要说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到了这一步,我也好人做到底,和季东一起帮她租了个房子。在回去的路上,我心里一阵轻松,她带着感激离开我,那自然不会再回来骚扰我们,那我就可以和季东过安定幸福的生活。事实上,我感觉季东对陶玲的离去也没有太多的感触,相反,他对我是越来越好。这样的想法让我觉得自己真是个智慧女人,我心里甚至得意地想,那些迷茫的女人,为什么不学学我的大度和智慧呢!当然,我也不能掉以轻心,我注意观察季东的表现,他的表现非常正常,每天准时回家,在家里再也不提陶玲。就是我有时候提起,他也不耐烦地说:“还提她做什么,我不想再和她有什么关联,我觉得帮助她生了小孩以后,我的良心也安定了!”这样的回答让我心定了许多,就更觉得自己的抉择是对的!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以后,有一天晚上,季东对我说,在这里他就觉得不安,因为他会想起许多对不起我的事情,干脆我们把这个房子给卖掉,然后再买一套,为我们复婚作准备,再买的房子房产证上用我的名字。

我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于是我就同意了。又过了半个月,来了个买主,看过房子以后很满意,本来我们房子值三十几万的,可那个买主只肯出二十九万,我有点犹豫。季东就对买主说:“三十万吧,我也不和你讨价还价了!”说着,他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商量,他说他一天都不想待在这里了,在这里他会做噩梦!

见季东如此坚决,我们就和那个人签订卖房协议。房款三十万,一次性付清。可让我想不通的是,钱一到手,季东就拿去十五万,我很奇怪他的行为,他却不在意地笑笑:“我先把我那部分存起来,你也这样,到买房子的那天,我们看看谁出的钱多。”他这么说还真有道理,再联想到他这么多天和我一道看新房,我打消了不少疑虑。

这几年原来我一直在做二奶呀

房子卖了,没地方住,我就抱着孩子回到娘家,季东去了他们单位的宿舍。开始几天,季东还陪我去看房子,后来我和他联系,他说这个事情他来办,让我等他的好消息,不要着急!但两个星期以后,我打他手机他不接听,后来他那个手机停了。

我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情,想来想去,我决定去他们单位一问他。可等我赶到他们单位,那里的人却告诉我,季东已经辞职了。听了这话,我心里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和我商量,我追问那里的人季东辞职以后去了哪里,那里的人告诉我,他们也不知道。

我慌了,连忙跑到陶玲出租屋,但到那里一看,陶玲也搬走了,一下子,我瘫倒在地

,不会这么巧吧!我有种预感,季东和陶玲联合欺骗了我,这是怎样的欺骗啊,那么有心计、那么有步骤。而我却傻兮兮地信以为真,看来我真是世界上最笨的女人!

他们这样对待我,我自然不甘心,但偌大的中国,到哪里才能找到他们呢。找了半个月以后,我已经心灰意冷,那天晚上,看着自己的孩子,我的眼泪忍不住哗哗地往下流,他这么小、这么无辜,却要跟着我受牵连!

半年后,我已经彻底心灰意冷。可就在这时候,我再次遇见季东,其实,他并没有走远,他还在南京,只是换了一个工作单位。果真如我预料的那样,他是和陶玲在一起,不过他们看见我就当没看见一样,我一路和他们争执到他住的地方,我要季东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季东则哈哈大笑:“傻女人,你和我什么关系啊,之所以对你好,那是陶玲没有人照顾!看看,这是我和陶玲的结婚证书!”我颤抖地用手接过,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上面有季东和陶玲的照片,再看看领证日期,那是在大肚子陶玲来我家前的好几个月,原来,我这几年只是做了季东的二奶。我再次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问季东:“你有没有想到过和我复婚?” 季东想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去复婚吗,在那以前,我是有这样的想法,但那天我接到陶玲回南京的电话,我的想法就改变了!”原来是这样,我再次瘫软在地上,没办法,我只得再次上法庭,但上了法庭我又得到什么呢,法庭判决季东每个月给宝宝生活费三百元,直到他十八岁成年。但这有什么用呢,我已经浪费了好几年的青春,更让我揪心的是,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没有爸爸的关怀,那对他幼稚的心灵又是怎样的摧残啊!



ap.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偷吃》 清非)
最新网址:jiangwenrou.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